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注册 | 登陆

羽叶茑萝与《智力》杂志——一个惊喜不断的中午

    今天是开心的一天。

    中午去承德道和大沽路交界的地方有点事情,于是骑车过去,从卫津路拐电台道,然后从营口道一直往前走,快到南京路的时候在施工——好象施工了不是一两年了,于是从边上绕到南京路上去,从赤峰道进去。

    南京路北边这一片密密麻麻的小巷子里,到处都是满清和国民政府时期的小洋楼,据说当年设计的时候就要求任何一栋都不能一样,于是这里成了近代西方建筑风格的集中展示地。骑车路过,竟舍不得太快,总是看着路边是否又能有些惊喜。

    赤峰道走到一半,右拐就可以到承德道。再往前走一段,发现一个很大的中心花园。圆形的花园,花草仍然茂盛,七八条小路呈放射状从中间向四周延伸。外围是很宽阔的石板路,平滑、粗质、深青色,骑车压过的感觉已经很好了,其实应该下来走一走的。花园里坐着不少安静的人,就连周围等待始发的公交车都显得特别沉着,没有一点噪音,就是城市中的乡村。

    过了花园,看到和平区图书馆,然后是天津市科技协会,在门口挂着一个小牌子——《智力》杂志社。《智力》?好熟悉的名字。马上反应过来是我小学的时候看过的那本。

    小学的时候,少儿杂志是稀罕的东西,而且大多以故事类为主。那时在一个朋友家见到一本好玩的杂志,就是《智力》了,每期总是有一些游戏,记得第一页往往是一个迷宫,后面有一些趣味的推理和智力游戏,比如移火柴等等。于是这本有意思的期刊成了我的最爱,找到93年到96年的全部读了一遍。

    比较喜欢的是上面刊登的一些组合学小游戏,第一次认识华容道就是在那个上面,不过当时没有什么兴趣,直到后来有了文曲星才好好了玩了几次。印象最深的是“独立钻石棋”,一种一个人玩的棋类游戏,据说是巴士底狱的囚犯们发明的——那个时候我甚至不知道什么是巴士底狱。我被这个游戏迷住了,确实认真的玩了几个月,最好的成绩是剩下三个棋子,并且在之后相当长的时间内对只剩下一个居中的棋子的最终目标念念不忘,确实是那时侯值得纪念的一件事情,呵呵。

    五年级在桃花小学组织过一次知识竞赛,不知道现在还有几个人记得这件事情了,当时一等奖的奖品我就是定的三本《智力》,二等奖也是一本期刊,故事类的,三等奖是笔和本子。

    再后来初中的时候没有再看过《智力》,没有订了。高中的时候在学校的教师阅览室曾经专门翻过当时的全国期刊报纸订阅目录,没有找到,是不是那个时候已经停办了,这一直是存在心里的疑惑。

    今年上半年在三宫淘旧书,曾经有找过《智力》,没有结果,现在那里已经搬迁了,很是可惜。

    看到《智力》杂志社的门牌,感慨了一下,看到目的地就在前面,于是先去把事情办好,再回头了过来。门口传达室的大爷告诉我已经搬到今晚报大厦的204房间了。听到这个消息未免有点失望,不过更多的是高兴,这说明这个优秀的期刊仍然还在办着,于是决定下次去图书大厦的时候顺便去看看。

    从天津科协出来,继续沿原路返回,随意的看着路边,拐到赤峰道的时候,一个深红色的影子从边上划过,又是很熟悉,于是停车。天哪,羽叶茑萝!什么都不想了,下车,仔细看。

    马上被震撼,这么大的一株茑萝,从路边的竹竿一直往上长,两米多高,然后沿着绳子一直长到边上人家的院子里,密密麻麻的叶子遮住了一片天。不禁想,有这么大的茑萝吗?但又可以十分确定,因为我看到了很多花。

    这是常见的大红色品种的花,现在将近十月,应该早就过了花期,但这里还有三分之一的在开着,很小,比我想象的小多了,只比一元的硬币大那么一点。中间一株雌蕊和三株雄蕊粉白色,弱弱的探出来,花沿近乎圆形,很明显的五角星印在花瓣上。依然很美。

    还有花枯萎了,也有了一些种子,没有成熟。叶子没有想象中的瘦长,有点粗糙。

    仔细看,这不是一株,大概十来株绕在一起,最大的那根茎已经比大拇指还粗了,很是了不得。

    整个过程就是一个神奇的经历,很多感觉已经无法描述,那时侯是不想什么的,就是再那里围着看,也不管周围人怎么觉得我怪异。

    最终还是去寻找主人,问问花事。边上杂货店女老板就是。

    于是又多知道了一些。同时得到不少种子,四十来颗,今年的,比我自己买的要饱满多了。阿姨告诉我,很好种,不过再三叮嘱要等明年开春再下种。

    于是接下来回来的路程显得很轻便。

    于是今天很开心。

图片附件(缩略图):
大小: 89.35 K
尺寸: 319 x 240
浏览: 98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标签: 羽叶茑萝, 智力

« 上一篇 | 顶部 | 首页 | 底部 | 下一篇 »

引用本文

点击获得Trackback地址,Encode: UTF-8 点击获得Trackback地址,Encode: GB2312 or GBK 点击获得Trackback地址,Encode: BIG5

7条记录访客评论

文章写的还不错

Post by 韩寒 on 2007, October 2, 9:46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

巧,我也是天津人。《智力》是小的时候最喜欢的一本杂志了,现在还珍藏着几本,翻翻看看还是这么爱看。照书后面样子做的瓦楞纸的大河马,还留在家里呢!太令人怀念了

Post by OnlyBlue on 2007, November 2, 4:15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

我小时候也很喜欢看《智力》杂志得。。。好怀念啊。

Post by 白色火焰 on 2007, November 13, 11:1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

什么时候种花啊?种子放久了会不发芽的。
茑萝的确是非凡的花卉,有一种清纯而高雅的气质。

Post by 花农 on 2008, March 14, 2:29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

你好,我非常喜欢智力这份杂志,可是在网上找不到相关资料,打电话到杂志社被告知已停机,请问您能告诉我这份杂志的任何联系方式吗?谢谢!您可以发信到我的邮箱,或者qq号码:4897542.麻烦您了

Post by 浪游 on 2008, September 8, 5:30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5

可用百度或google搜一下《智力》杂志

Post by 花农 on 2008, September 10, 8:28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6

我小时候看过两本杂志《少年科学画报》和《智力》,记得《智力》里面有一个栏目叫《出类拔萃》,一般在最后几页。当时绞尽脑汁解题,做出一题还是很有成就感的。这对我的一生应该是有比较大的影响的。那时是84年左右。

Post by anjinghz on 2008, October 13, 3:3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7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必填):